奶苞

沉迷学习 日常失踪

我要哭了呜呜呜蹄儿太好了!!

鲜花和小秘密:

七夕祝福。

这几个镜头是从没能跟大家见面的【】里截出来的,我改了个词儿【敷衍.jpg
所以看看就好,别做任何用途,也别转载到其他平台。

对应的原文其实是草原那啥啥之后【x

强行拉来应七夕的景233

恋与制作人同人·《幸运E》

前排ooc预警。

第一卷(1)(2)(3)(4)(5)(6)(7)(8)(9)已更,手机端无法发链接,劳烦各位点进我主页查看:-O

* 背景借用游戏,私设超超超多。

* 前面很小一部分校园日常,后面开始突突突走剧情。

* 友情暧昧四人向,无cp。

* 大概会写很长……自娱自乐产物,更新不稳定见谅。

* 欢迎大家多多评论找我玩啊~

(十)

“特警预备B–7,一个月后你可以开始进行地狱任务了,学校那边需不需要申请转学?”

挺拔站在桌子前的少年眼中浮现犹豫。

“关于学校你不用担心,”中年军官说,“你去上两年学本就是为了应付考核中‘普通人生活体验’这一项检测,现在考核通过,转正申请也获得批准。便不该再呆在学校浪费时间。”

白起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我能把这半学期结束吗?”

中年军官诧异地看他一眼:“当初叫你去学校你可是很不情愿,现在怎么还依依不舍了。”

白起叹口气:“我现在仍然很讨厌学校。”

学习什么的管他去死。

“可是,”他说,“我想跟朋友们好好道个别。”

出了办公室,白起给许墨发了个微信,让他留门,今晚回去。

许墨却直接打了电话过来。

“中心医院。棋洛晕倒了。”

(十一)

骤雨过后,风却越刮越急。

许墨去找宿管老师给他们开假条。周棋洛满脸通红,烧得厉害,李泽言先给他敷了个冷毛巾,又打电话叫自家司机过来玩学校门口接人。许墨回来后,两人合力将周棋洛架到肩上。

“等等,”许墨回头找了件大衣给周棋洛裹好,“外面太冷。”

从宿舍赶往校门口的过程中,周棋洛迷迷糊糊醒过来一次,轻声喃喃:“……痛。”

“哪里疼?”李泽言皱着眉问他。

“头…头好疼。”少年脸色异常红润,嘴唇却苍白无色,看着平时活力四射的朋友蔫哒哒垂着脑袋,李泽言语气软了许多:“坚持一下,马上就到医院了。”

“再睡一会儿吧。”许墨轻轻握住周棋洛的指尖。

李泽言加快了步伐,而在他没留意的另一侧,许墨神情愈发阴沉,他微微偏头,目光落在李泽言和周棋洛身上,像是在追溯什么令人不想回忆的过往。

白起赶到时,周棋洛已经打上了点滴,沉沉睡去了。

“医生说是发烧引起的炎症,输两天液就能好,”许墨给白起开了病房门,有些抱歉,“其实你不用来这一趟的。”

李泽言坐在旁边的空床位上:“没地方让你睡觉。”

白起却没有怼回去,他深吸口气,花了极大的控制力才抑制住了自己的震惊。

——棋洛身上居然出现了Evolor特有的波动值!?

虽然很微弱,但的的确确是存在的,而且随着时间流逝正逐渐增强。

不可能。

Evolor觉醒都是在幼年,像周棋洛这么大的发个烧随便觉醒的例子几乎不存在。

“……我呆在走廊长椅上就行。”白起大步走到周棋洛床边,俯下身看了看,棋洛脸色已经恢复正常,除了额头布满密密麻麻的细汗外,几乎和平时没什么区别。

不行,白起想,他一会儿得给总部打个电话问问情况,免得棋洛有什么危险。

病床旁边的椅子上放着许墨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许墨走过去坐下来,把电脑放在膝盖上:“我先看床,你们休息会儿。”

没人注意到他敲打键盘的手指在轻轻颤抖着。

“我回去一趟取些衣服。”白起说。

李泽言:“记得拿手机。”

“忘不了。棋洛没有手机不行的。”

他们聊着天,却没发现病床上的周棋洛的睫毛颤了颤,未合紧的眼睑后,一抹暗色金光悄然闪过,像黎明前最后的流星一样转瞬藏进了黑暗。

【第一卷·日常  结束】

第二卷主要会让回忆和现实交叉,没有校园剧情啦,开始虐啦【然鹅我jio着海星。

缘更中。

一个钢镚儿x撒野同人文


《一个钢镚儿》+《撒野》联合同人文。【片段】
原著晋江巫哲。

平行时空设定,纯属娱乐脑洞产品,自产粮磕一磕,渣

文笔不要在意细节,ooc归我。

【只是脑洞一部分,没时间弄,大概后续渺茫…】

初一从车底钻出来,对坐在一旁的男人说:“好了。”

男人把烟头往地上一按,上车试了试,再下来时一直拧巴着的眉跟熨斗抹了似地,他一巴掌甩在初一肩上,笑着说:“行啊,小伙子看着挺年轻,本事可真不小!”

“谢谢。”初一拿了个毛巾擦汗,“满,意吗?”

“满意,当然满意,我这车开着像新车那样舒坦,”男人比划了两下,“唰唰地,老胳膊老腿都活动开了。”

“那您记得常,常来,”初一说,“第,二次打八,八折。”

“话都说不利索还记得做广告,”男人摆摆手,“别介,还是没下次的好,我还指望这车能多陪我几年呢。”

送走今天最后一位客人,初一收拾完工具准备去换衣服,兜里手机震了两下,初一拿出来看看,立刻笑起来。

“你好,”初一接起电话,“小,小狗热线。”

晏航在那头啧了声:“你好小小狗,我想咨询一下我的男朋友,他下班了吗?”

“你等等,我问,问他,”初一把手机拿远点,“小天哥,哥的男,朋友,你下,下班了吗?”

他又伸长胳膊,把手机拿的更远:“下啦——”

“他说下,下班了。”初一把手机重新贴回了耳朵上。

晏航乐得停不下来:“那你再问问,他来不来男朋友的餐厅吃晚饭啊?”

“不,”初一走到更衣室,把手机扩音打开,将它放到旁边的凳子上,“不吃,他要吃烧,烧烤。”

“可我想让小小狗陪着下班。”晏航故意压低声音,听着有几分委屈。

初一刚解开裤带的手一顿,神情复杂的盯着渐渐支好的小帐篷,试着把裤子往下推了推,卡住了。

“小小狗答不答应?”晏航还在说。

“既,既然你这么,想,那就,”初一叹口气,“行吧。”

挂断电话后,初一没有继续换衣服,而是拎着包到外边吹了圈风,把那股劲儿压下去后,他才再次往更衣室走去。

走到一半,就走不了了。

一个刚到他胸口的小姑娘,短发,脑袋上随意扎了个揪揪,抱着滑板,特别拽地站在前面看着他。

初一往左挪,她也往左挪;初一往右挪,她跟着往右挪。

“哎,”初一只好半蹲下来:“怎,么了?”

小姑娘把滑板往初一面前一举,初一才看到,滑板右上角缺了个轱辘,其他三个轮子也吊儿郎当地垂在那儿,指不定什么时候滑着滑着就没了。

“修,”小姑娘说,她掏了两下裤兜,摸出张五十,递给初一,“钱。”

“你找,找这个哥哥好,不好?”初一指指身旁的工友,“我下,班了。”

“你,”小姑娘依旧一手举着滑板一手举着钱,紧盯着他,“你修。”

“看见没,人家认准你了。”工友在一旁笑了。

初一无奈:“为什,么一定让我修,修啊?”

“帅。”小姑娘很干脆地说。

小姑娘是顾淼。
以及大概没有后续。

撒野x格格不入同人

在这里也发一次好了~

《撒野》+《格格不入》联合同人文。

平行时空设定,假如蒋丞跟项西见面……

纯属娱乐脑洞产品,自产粮磕一磕,渣文笔不要在意细节,ooc就打我,看过乐乐就行了。

“对,我到了……在哪儿?”蒋丞举着手机原地转了一圈,“不知道。展厅都是人啊,这不是看摄影展,是看后脑勺来了吧。”

“毕竟举办人挺有来头的,展出照片也全是大师级水准,懂点摄影的都愿意来学习学习。”手机那头乱糟糟的,顾飞对面前几个负责人笑了笑,离开休息室,靠在走廊墙壁上,“我这儿还得谈谈以后合作的事,你要累了,就先找个地方坐会儿,等人少点再看。”

蒋丞挤了半天,终于被人群推到了个不起眼的角落,他随手捡了个地上的宣传单扇了扇汗,笑起来:“行啊顾大师,等你过来我们一起去欣赏你拍的大片。”

“是啊,超大的大片。”顾飞也笑了。

“你忙去吧,我在……B展厅边上站着歇会儿。”蒋丞说。

“等等。”顾飞把嘴唇贴在听筒那儿,很响得嘬下去。

“哎,”蒋丞啧了声,“大庭广众的,收收。”

“回礼呢?”顾飞说。

蒋丞把手机拿到嘴边,重重一MUA,感觉用力过大,幸亏周围乱,没人注意到他抱着手机啃。

“够劲儿。”顾飞在那边乐,“太猛了,收收,大庭广众呢。”

挂掉电话,蒋丞盯了会来往人流,有点犯困,就出展厅在外面的甜品店里买了罐咖啡。

B展厅人没那么多了,他边往里走边喝了口咖啡,还没等这点咽干净,迎面冲过来一个小孩炮仗似得“砰”一下撞到蒋丞小腿,他身体一歪,还没盖盖儿的咖啡全奉献给展厅里铺着的红地毯了,还有部分浇在了身边一人的白鞋上。

“诶操……”白鞋主人骂到一半没音了,瞪着小孩和蒋丞不说话。

小孩家长急哄哄从后面赶过来,赶紧捞起小孩给两人道歉。

“没事儿。”蒋丞摆摆手,看了看白鞋主人,黑着脸,长得蛮帅,是那种有点痞有点凶的帅,给人感觉挺不好惹。

“不用道歉了,下次小心点。”出乎意料的,小帅哥虽然一副不高兴的样子,说话却很和气,跟他那张脸不相称。

家长抱着小孩走后,蒋丞把空咖啡罐捡起来扔了,又叫来保洁人员收拾红地毯。小帅哥正在欣赏这边墙上的摄影作品,蒋丞瞧他每隔几秒低个头,每隔几秒看看鞋,忍不住问:“抱歉,这鞋……挺值钱的吧?”

小帅哥愣了下:“还行,就这鞋是男朋友刚送的生日礼物,有点心疼。”

“哦,”蒋丞目光落在一张被挤到角落的照片上,“男朋友啊。”

“你介意?”小帅哥盯着他。

“没。”蒋丞转过头笑了笑,“我也有男朋友。”

小帅哥语调很长得啊了声。

“我叫项西,”他伸出手,眼底有些热切的光,“项羽的项,东西南北的西,可以跟你认识一下吗?”

“蒋丞。”蒋丞跟他握了握手。

项西感觉很奇妙,激动?有点吧,眼前这个叫蒋丞的,长得挺帅,气质挺傲的男人,是他跟程博衍在一起后遇到的第一个同类,他看向蒋丞的目光中充满探究,大概算是……善意的好奇?

“我觉得你,不太像啊。”项西说。

“呦,”蒋丞乐了,“哪里不太像啊,鼻子还是耳朵?”

“不是长相,就——”项西用手比划了下,“你这气质,走的是企业高管迎娶白富美的高富帅人生才对吧。”

“搞基还分气质?”蒋丞啧了声,“那我看你还应该是地痞小混混逆袭为黑帮老大,坐拥后宫三千之路呢。”

两人瞪着对方一通笑。

“来看,”项西指了指对面墙,“那张照片是我的。”

“哪张?”蒋丞走过去,“这个?”

他以为是张拍人物的,项西却摇头,“是这个。”

阳光穿过玻璃,打在茶杯腾起的层层白雾上,流出细碎斑点。

作者:小疤与光

一张令人心情愉悦的照片。

蒋丞凑过去,仔细观赏片刻:“挺不错的。”他以职业摄影师家属的眼光评价,“你也是摄影师?”

“摄影只是业余爱好,正职是茶道表演。”项西回答。

蒋丞有些吃惊:“茶道?”

像拳击手退役插花那样的违和感扑面而来。

项西做了个沏茶的动作:“这样。”

“我知道茶道,”蒋丞说,“你为什么会选择这个职业?”

“男朋友推荐的,”项西掏出手机,“你觉得我不合适?来,加个微信,回头我让你看看我的表演。”

蒋丞加了他好友,正巧一个电话打进来。

“你在B展厅哪里?”顾飞问。

“往左走,最里面的角落。你忙完了?”

“嗯,报酬谈得很高。”顾飞声音带笑,“男朋友,回头看。”

蒋丞迅速转身,朝走过来的人挥了挥胳膊。

“我的白穷美来了。”他说。

【小剧场】

傍晚,程家。

“我今天遇到两个人,他们跟我们关系一样。”项西神神秘秘地凑到程博衍面前。

“什么关系?”程博衍看着他。

“啊?”项西说,“什么什么关系?”

程博衍合上书,叹口气:“我们,”他指指项西,又指指自己,“是什么关系。”

项西眨眨眼,脸有些热。

“就……就谈恋爱的关系呗!”他底气很足得喊出来,“你个黑道大哥的小娇妻!”

程大夫:???

完。

恋与制作人同人·《幸运E》

前排ooc预警。

第一卷(1)(2)(3)(4)(5)(6)(7)已更,手机端无法发链接,劳烦各位点进我主页查看:-O

* 背景借用游戏,私设超超超多。

* 前面小部分校园日常,后面开始突突突走剧情。

* 友情暧昧四人向,无cp。

* 大概会写很长……自娱自乐产物,更新不稳定见谅。

* 欢迎大家多多评论找我玩啊~

(八)

学校中所有室内长廊两边新更换成了全透明玻璃。每逢午后,阳光倾泻进来,掠过缠绕成一团的紫藤花,在平滑的大理石地面上划出点点波痕。许墨穿过长廊,走到最里面一扇门前,轻轻叹了口气。

他少有地感觉今天的光有些刺眼,烧得他头晕。

敲门后,里面过了一会儿才有人回道:“请进。”

找许墨的人是校长。许墨进去时,一身中山装,戴金丝眼镜的儒雅先生正坐在长桌前,抬头看了看他,眉眼柔和下来,微笑道:“许墨同学,恭喜你,你在科技交流学术论坛发表的《基因与天赋遗传性构成》一文被评委组选为特等奖。”

许墨微微睁大眼,十分惊讶的样子“……我?”

“是的。”校长说,“论坛副主席亲自给我打了电话,直言你是个科学天才。”

许墨抿抿唇,仿佛不好意思了:“爱好而已,称不上什么天才,跟很多前辈还差得远。”

“年轻人不能太谦虚,否则就是妄自菲薄。”校长这么说,眼底却是掩不住的欣赏,“过两天他们会把证书寄到你手里,论坛副主席,也就是X大学生物科学系教授吴明礼吴先生希望你能借助这个机会升到他的门下去研究学习,你意下如何?”

“……许墨同学?”

等不到回答的校长再一次询问。

“能让我考虑两天吗。”许墨轻声说。

“当然可以,”校长扶了扶眼镜,“……有关未来的决定可不能太草率啊,要知道,有的机会只有一次,幸运之神不会每次都眷顾到你的。”

许墨离开校长室的时候,余光瞥见立柜里摆着几本有关命理的书。

他笑了笑,神情却很冷漠。

(九)

几天后的傍晚。李泽言和许墨在图书馆门口相遇了。

“阿言。”许墨抱着几本书,笑意晏晏地朝李泽言招手,“一起回宿舍吧。”

夜风明亮,晕开了林间小径上并排而行的两道人影。

“我说呀,阿言你,”许墨很轻松地找出话题,扭头看向身边的同窗,“为什么每次来图书馆都两手空空?”

李泽言插着兜慢悠悠走着,闻言蹙眉“……没什么可拿走的。”

他又马上补充道:“今天该学习的已经全部学习了。”

许墨感觉怀里的书有些烫手。

“真是标准的李泽言风格,”他感叹,“不给我们这些脑子笨的人留活路。”

“脑子笨?”李泽言轻轻嗤笑了一下。

“我看到你的特等奖证书了。”远方隐约响起几道闷雷,李泽言拉拉被风吹跑的校服下摆,看了看落在后面的许墨,“到底是谁脑子笨?”

许墨笑容淡下去。

“你有自己的打算,我知道。”李泽言说,“你,我,周棋洛,白起,都藏着很多秘密。”

闷雷声越来越近,许墨甚至能看到闪电劈过李泽言侧脸映出的寒光。

“但是,”一贯冷峻严肃的少年这次却叹了口气,少有的说出了些让他不好意思的话,“我只希望你们几个都安分点,别出事。”

大雨倾盆而下。

两个人顾不得说话,快步在雨中跑起来。

等进了宿舍楼,跟宿管报道后,许墨看看自己,又看看李泽言,两人皆浑身湿透,狼狈不堪。他抹了把脸上的水珠,忍不住偷偷瞄着李泽言翘起嘴角。

“看什么。”李泽言没好气地皱着眉。

“没什么。只是觉得今天的阿言格外让人想逗一逗。”

“……胡言乱语。”李泽言撇开脸,“刚才的雨没淋到你脑子里吧。”

他们就这样慢慢走到自己宿舍门口,还有几步远的时候,借着昏黄的灯光,许墨奇怪地咦了一声。门虚掩着,根本没扣紧。

“白起今天请假了。”李泽言低声说。

许墨走过去,一点点把门打开。屋里没开灯,许墨摁完灯门后,两人皆一怔。

宿舍共有四张床,床事上下结构的,上面睡觉,下面是写字台。周棋洛床位在最里面靠窗户的位置,可现在他倒在靠在的白起的椅子上,双眼紧闭,一动不动。

恋与制作人同人·《幸运E》

前排ooc预警。

第一卷(1)(2)(3)(4)已更。

有没有人教我怎么发链接……

* 背景借用游戏,私设超超超多。
* 前面小部分校园日常,后面开始突突突走剧情。
* 友情暧昧四人向,无cp。
* 大概会写很长……自娱自乐产物,更新不稳定见谅。
* 欢迎大家多多评论找我玩啊~

(五)
“洛洛,有你的电话。”
开学典礼结束后,周棋洛回后台换衣服,学生会负责道具的学妹将手机还给他。
“谢谢你,辛苦啦。” 周棋洛接过手机,歪歪头,给了学妹一个灿烂的笑脸。
学妹头顶“嘭” 一下冒出了热气。
“不、不用谢!” 她磕磕巴巴地说,“学长加油,你声音这么好听,一定能考上最棒的影视学校!”
周棋洛抓抓头发,有些不好意思:“我还差的远呢,不过会一直努力努力努力的。你也是,要考上心仪的大学啊。”
学妹笑起来:“嗯!”
等休息室安静下来,周棋洛把小礼服换成英伦风格子校服后,才点开手机,给未接来电第一位回拨出去。
“嘟……嘟……嘟……”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在‘嘀’后将转为留言……”
“嘀——”
“父亲。刚刚没带手机,所以错过了您的电话,抱歉。”
“如果您这通电话是让我再次考虑是否继承k的身份,那请不要在打过来了。”
“我绝对不会同意的。”
“我非常喜欢现在的生活,朋友们也对我很好,我会考入最棒的影视学院,成为歌手,让更多人听到我的梦想,把希望带给喜爱我的粉丝们。”
“黑客做不到这些。”
“对不起。”
他愣了片刻。
“我……不想再回到黑暗中了。”
(六)
白起上课睡觉被轰出了教室。
他的同桌不是一个称职的同桌,在老师走过来时一脸冷漠记着笔记,半点叫醒他的意思都没有。
大概是刚结束了开学典礼,同学们都挺兴奋 ,因此唯一一个睡觉的就比较显眼了。数学老师外号魔鬼老太,她不但让白起去外面凉快凉快,还顺手附赠了一千字检讨。
下课后,李泽言正满脸严肃靠在椅背上看书,面前“呼啦” 投下一大片阴影。白起两手撑在桌面上,身体前倾,危险的眯起眼:“李泽言同学,没什么解释?”
李泽言皱眉 :“解释什么?”
“老师过来时你怎么没拍醒我?”
“关我什么事。”
白起哽了一下,座位是今天上午新调换的 ,他以前跟许墨同桌时许墨总是恰到好处将他叫醒,一次也没让老师捉到过。而李泽言和许墨是没有可比性的,一点也没有。
“行。” 白起叹口气,目光诚恳,“那么拜托,以后我上课睡觉时老师过来了能麻烦叫醒我吗?”
见白起老老实实坐回座位,李泽言合上书,思考了下厉害关系,拒绝道:“不行。”
上课铃及时响起,打断了白起抡起字典砸向李泽言的动作。
尽管白起想好好听课,但他半宿没合眼跟着特警在外面跑来跑去——是的,凌晨偷偷摸摸从宿舍窗户飞出去几小时后再飞回来—— 精神实在撑不住。自从这一个月以来工作量激增后他基本没保证过一天睡眠。所以过了片刻,在英语环绕声中他顺利睡着了。
李泽言余光瞥见新同桌脑袋每一分一小滑,每两分一大滑,最终顺利着陆,眉毛一挑,轻轻咳了声——旁边没反应;又轻轻一咳——依然安睡。老师正朝这边走来,李泽言伸手拿了白起桌角的英汉词典,稳准狠甩上了同桌的俊脸。
“啊!” 白起“嘭”地从椅子上弹起来,呆愣愣与走过来的老师对视。
“白起同学,有什么事吗?” 老师问。
白起:“……”
白起:“没,没事。刚才被一只大虫子吓到了。”
周棋洛不可思议回头看他,白起?怕虫子 ?
所幸老师没有计较,摆摆手让他坐下了。白起压低嗓子,咬牙切齿地说“你疯了?”
“我叫醒你,没错。” 李泽言目不斜视记笔记。白起瞪着他,半晌才开口:“……谢谢你了啊。”
“不用客气。” 李泽言咳嗽两下,握起的拳遮盖住嘴角。
有点开心。
(七)
“滋啦滋啦。”
“滋啦滋啦,咔。”
磁带停止转动了,黎明透过来的昏暗凝聚成一小团影子,在录音机旁流淌着。
“……Evol,是超能力的代号。你能控制风,就是一种叫风场控制的Evol。”
“Evoler,你和许多拥有Evol的人,都是Evoler。”
“有人拥有的Evol是天生的,有的却是通过后天改造。但无论是天生还是后生的Evol,都破坏力巨大。它是魔鬼,你要利用它,却不能被他操控。”
“……”
“别哭,小起。强大起来,保护好自己。”

恋与制作人同人·《幸运E》

前排ooc预警。

* 背景借用游戏,私设超超超多。
* 前面小部分校园日常,后面开始突突突走剧情。
* 友情暧昧四人向,无cp。
* 大概会写很长……自娱自乐产物,更新不稳定见谅。
* 欢迎大家多多评论找我玩啊~

第一卷·日常

(一)
雨夜,天气阴沉得厉害,树叶在冷风中粗重低吼着,“啪嗒”“啪嗒”摔进泥坑。
小小的脚步声一直没有停过。
他把背上的孩子往上颠了颠,又紧紧搂住身前孩子的肩膀,在黑暗中缓慢而安静地前行。
坚持一下……马上就……
雨水再次浸湿了他的睫毛,他深吸口气,紧紧闭了下眼。
就这么眨眼工夫,他面前的雨雾里模模糊糊现出一个高大的影子。
影子移过来,把手放到他已经一缕一缕头发掺成一团的头顶,不紧不慢抓了两下。
“别怕。”影子说。
“谢谢。”影子说。
(二)
许墨醒的时候,闹钟还没有响,他把手机摸出来看看时间,开始躺在床上发呆。
邻床伸出只胳膊,僵尸般晃了两下。
“没到时间,还有半小时。”许墨轻声说。
胳膊缩了回去,周棋洛翻个身,呼吸重新变得绵长。
黎明交界之时,窗帘后是一片乌鸦鸦的黑,许墨摸摸后背的冷汗,脑海中不断重复上演着刚刚做的噩梦。
雨夜,孩子,黑影。
这几天又开始梦到以前的事了,虽然不会再失眠,可那种熟悉的沉重与无力又重新附着上了他的身体。许墨叹口气,疲惫地合上眼,手轻轻按压着太阳穴,这样能让他好受一点。
六点,闹钟准时响起。
另外两张床上同时有人起身,窸窸窣窣开始穿衣服,然后下床去洗漱。
许墨去洗漱前,轻轻在邻床床杆上敲了敲。蜷在被子里的人探出一头小卷毛,使劲晃晃,开始在床上各种打滚。
“困。”周棋洛顶着个鸡窝头说。
“今天可不能困,你还得代表高三级学生上台发言呢。”许墨笑着揉了揉他耷拉下来的脑袋。
“刚结束假期,我还在倒时差……啊!”周棋洛套好裤子后又倒在了床上,白起肩上搭着毛巾走进屋,见状嗤笑:“懒死你算了,昨晚打游戏到几点?”
周棋洛颤巍巍竖起了三根手指头。
“自作自受。”李泽言进来时头发上还滴着水,他瞥眼二号床上的一瘫,面露嘲讽。
周棋洛迅速爬起来,朝他做鬼脸。
“好了,”许墨无奈,“再闹就喝不到周一早特供的牛肉汤了哦。”
!!!
(三)
不知为什么,学校里很多人都认为白起是混混。
上课时睡觉,不睡觉就逃课也好,平时冷着脸超凶也好,很多人都会做的事。可上次隔壁班篮球赛输了来挑衅,白起一拳一个干净利落将他们丢了出去,特别大哥范。明明他并不是很凌厉的相貌,相反肤色白,是那种很阳光的帅气,可眼神里透露出的凶狠,足以把所有闹着舔颜的小姑娘们吓跑。
不过同宿舍的三个人都知道,白起只是不善于表达而已。
尤其不擅长应对女孩子。
早上四人一起吃完香喷喷的牛肉面后,许墨,李泽言回教室上早课,周棋洛去礼堂做准备,白起像往常一样在学校小花园里兜圈。他右手垂在身侧,每经过一个花坛,手指就不规律地动两下,没有人能注意到各个花坛总有特定地方的叶子依照相同的幅度摆动,像风吹过一样。
这就是白起在别人口中的每日巡逻了。
晨练的体育生跑过花园旁的小径时,都探头偷瞄他。
一个女生个子矮,伸长脖子看,被脚下的石子绊住,她都没反应过来,身体就向前栽去。
似乎晃了晃,女生再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站在原地,什么事都没有。
“怎么停下了?跑啊——”后面的同伴不耐烦地喊。
女生以为刚才是自己的幻觉,她重新跑起来,又偏头朝白起所在的方向看去,那儿却已经空无一人了。
(四)
“……好的,下面有请高三级学生代表周棋洛上台发言……”
穿着亮蓝色小礼服的少年一脸严肃地走上台,眼睛死死盯住手里的发言稿,甫一开口,还带了点小颤音。
台下,坐在中间靠后位置的李泽言勾了勾唇角。
“放松点啊。”许墨在他身边笑着轻声说。
“多少次了,一上台就紧张的毛病还是改不掉,”白起在后排座位上叹气,“就这样怎么考的上影视学院。”
“靠脸就能去。”李泽言说。
韩野听到他们对话,不禁吐槽:“那你们四个组团出道算了。”
他说的是大实话。白李周许四人长相是一顶一得出类拔萃,还分成四种不同风格,学校里漂亮妹子自从见了他们,择偶标准刷刷刷上升了好几截儿。
韩野作为四帅之一白起的小跟班,竟一点儿妹子缘都没能混到。
许墨代表宿舍收下了夸奖:“谢谢。”
周棋洛的讲话不长,这么一会儿已经说完了大半。他从最初的临场紧张中慢慢调整过来,恢复了平时风格。从小到大,所有教过周棋洛歌舞的老师都夸过他那副天生的金嗓子,说话时声音清朗明亮,压下去会透出淡淡沙哑感,只要他开口便能让全场的目光聚集,此时也并不例外,白起后面妹子眼里的爱心都要对到前排李泽言身上了。
发言毕,周棋洛鞠躬,潇洒地走下台。
掌声四起,白起跟着拍了两下手:“棋洛还是适合站在前面,简直让人移不开目光。”
李泽言哼了声:“勉勉强强。”

【恋与F4】某一日的群聊-Souvenir之约(下)

棒die

沉:

想看上篇请走这里:http://chen7646.lofter.com/post/1f55c08e_12905ed5

本期看点:
•一男子独面一桌菜两小时,路人纷纷侧目观看,是某种邪教的起源还是悲惨命运的戏弄?

•恋语市十年难得一遇的大堵车,堵到亲妈都不认识,愤怒的市民和有责任感的交警,谁能成为这场堵车里的赢家?

•惊!某巨星竟然在机场内转眼间失踪!彻底失联,疑似被撕票!这到底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扭曲!

•编谎话放鸽子结果被当众拆穿,让我们跟着天才教授学习如何面不改色的圆谎反让对方道歉!

<<<恋与卫视深夜独家首播,精彩好戏不容错过

好了我皮这一下非常开心x
这次码了将近五个钟头,剧情上有很多漏洞,evol设定也有不合理的地方,请大家轻拍!或者直接无视!(x)
因为是群聊,所以动作剧情描写有限,有什么不懂的欢迎来评论区问我!(求小天使鼓励支持!!肝这个真的很耗心血呢!!)

【预警】人物ooc有,没有主线cp,四个人互宠互暖
欢迎博爱党,洁癖党慎入,欢脱向,不喜慎入

前情提要:
四人昨天约好今日晚上七点在Souvenir聚餐,然而七点过后,李总面对着一桌子饭菜独自发呆(黯然神伤)…
链接传送门: http://t.cn/RmLi6R6